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蚊子叮咚的博客

朋友,欢迎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中秋回忆——卖苹果  

2008-09-12 11:31:50|  分类: 甘谷旧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那是1996年冬天,我刚迈进大学校园,放了寒假,在同学家串了几天门,感觉甚是乏味,听父亲要去镇子上卖苹果,便自告奋勇地也想体验一下生活,父亲再三饶不过我,便给我装了两小框,天刚朦朦亮,我们向后山一个名叫“大庄镇”的地方出发了。

大庄镇距离我家走大路大概40华里,如果走小道只有二十二三里,农村人去赶集一般走的是小道,但是小道路窄,只能步行,而且有上坡下坡十多里路比较难走,肩挑60多斤苹果,对我这个背书包都喊一直重的人而言,一路的艰难可想而知,但是看着父亲肩上那重重的80多斤的担子,我还是咬了咬牙,跟了上去。早晨冷风吹过,象刀子一样刮过两腮,尤其行至山脊处,一身臭汗彷佛结了冰,两肩又红又肿,虽疼痛难忍,但生怕感冒,硬是不敢停下来。

绕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头,大概三个多小时的路程,终于来到了望眼欲穿的市集小镇,所谓的市集,其实就是一处房舍稠密的村落。入村道路旁,两棵粗壮的槐树攀援而立,许是天气干旱,几片焦卷干枯的叶子零零落落挂在枝上,老槐底下聚着七八位衣衫褴褛的老汉,正吧嗒吧嗒地抽着自家卷起的旱烟,等待着各自所需的货物进场。

距离开集,还有大半个时辰,但临近年关,此时狭窄的街道两旁,早已挤满了从四乡八里赶来卖货的老农,父亲带着我熟练地找到了水果零售摊位,累的半死的我便瘫在一旁再也不想动了。

尽管只是简单的吆喝叫卖,对以大学生自居的我而言却是实在太难(~~唉,生怕碰见一些同学,当时我是真的很担心,怕丢人啊),可能父亲注意到我在旁边扭扭捏捏,坐立不安的样子。似乎晓得这对我的难处,便说他一人就行,劝我到外面转转,虽然我对当街叫卖的行为感觉不太习惯,但也不好意思留下父亲一个人在这儿忙碌,最后还是在虚伪而又毫无意义地自尊心作俑下,默默地、浑不自在地拿了扁担,略微往远处挪了挪,离了这摊位隔上一小段距离,总觉着自己是在做啥亏心事,双眼只盯着眼前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脚步,都不敢正视那街上来往的行人。

父亲却没有这么多顾忌,待摊子摆好之后,拍了拍身上尘土,扶了扶歪斜的帽冠,在这片闹哄哄的叫街道上,便也开始大声吆喝起来,听得他这声底气十足的呼喝,慢慢地,我的心也逐渐坦然了。

虽然父亲生就一副瘦骨,但他那人畜无害的朴实面容,加上从不短斤少两的厚道行为,竟然让这买卖过程,变得相当容易,随着日头渐渐升高,集还没散,两担果子已经老早买完。

日头还未斜过,我们便开始收拾回家了,路上,父亲和一位满脸皱纹的憨厚农人,在前面不知聊着什么内容,身后街口那两株老槐枝头吊着的几片枯叶,似是再也抵挡不住那如刀似剑般的肃杀寒意,无奈的从那高高的枝头坠离,在寒风裹挟下,飘摇、零落……,唯有那久经风霜的躯干依然苍遒刚劲。

一步一步踏着行人的脚印,小镇也渐渐被抛在了后面。远处山间不时传来几声苍劲的秦腔,听这声音,似乎吟唱之人,已是上了年纪,歌咏之间,甚有些苍凉之气,让人听了,觉着里面有种独特的古老气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